健胃消食片

堅強而毫無意義地活著。

放假了有人约王者吗 常用英雄就这些 匹配的话我喜欢乱玩 一般不用熟练度高的英雄哈哈哈475149691

写篇评弹唱词玩玩儿…苏州方言押韵 二五四三错乱 纯属娱乐…

「邦信」听说(一)

*ooc
*现代paro
*主邦信,后面会出现什么cp不知道
*洗澡时的一个脑洞,先码着会有后续。想到哪儿写哪儿


“刘邦,你喜欢我对不对?”

“你喝醉了。”

“我知道你喜欢我。她出了那事后,你一周里大部分时间都往我这跑。上次公司年会,我记得很清楚,”韩信顿了顿。“你喝醉了,那动作明显是要吻我。要不是张良把你推开,说不准你现在还在医院床上躺着。”

韩信感觉到刘邦扶着自己的胳膊在颤。

“你知道自己这样很不要脸吗,别人未婚妻死了,还死皮赖脸地贴上来。”

“不…韩信我对你…”

“你这样让我很为难啊,你有没有想过假如我真的爱上你了会怎样?”

刘邦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那个因醉酒满脸通红的男人。或许只是喝醉后的疯言疯语?韩信是个直男,刘邦比谁都清楚。他从大学第一次见到这人就开始喜欢他。开学那天,自己拖着大包小包往宿舍赶时,正巧韩信从他身边经过,刘邦忍不住多看了韩信一眼。天哪,自己长这么大从没见过这么好看的人。

“真好看。”



“韩信,你他妈别跟我开玩笑…”

话音未落刘邦感到有什么温热的东西覆到自己唇上。心脏好像停了几拍。他大气不敢喘,等确认是韩信吻了自己后才慢慢回过神来。这个场景他幻想过很多遍,在梦里甚至行过更加荒诞的事。他不止一次在深夜惊醒,回想起某些细节甚至能让自己再硬起来。刘邦探舌,韩信口中还残留着酒味。他乖巧地打开牙关,任由对方探入。刘邦搂紧韩信腰肢,慢慢加深这个吻。

“等一下…卧槽你别咬我!!刘邦你是不是搞事??”

刘邦含住人下唇在口中轻轻研磨,似乎是想确定这不是梦似的突然咬了他一口,惹得韩信吃痛地倒吸口冷气。

韩信被刘邦咬得眼泪都快出来,酒也醒了大半。一把将那人推开拿起沙发上的外套就准备走,还不忘把口袋里那盒套扔到刘邦脸上。




(会有后续!!先码着让我慢慢来_(´ཀ`」 ∠)_信信未婚妻可能是昭君噢…然后应该是倒叙这样。反正是一个扯来扯去的故事。大概是HE…吧。可能会坑,嗯。)

差一个项羽就是西汉组🌝这个邦邦和良良好像不怎么会玩⋯不过我虞姬也菜得抠脚 拖着大神翻车那感觉是极好的🌚(近期可能会有产出,我已经咸鱼半个多月了⋯)

既然你都这么夸我崽了🌝没错我崽就是那种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的乖孩子!!

「邦信」关于表白

*ooc!!
*题文没啥关系

刘邦和韩信在一起了。

得知这个消息某些人并不感到惊讶。

“才在一起啊?”

“刘邦你这么久终于知道要表白了?”

“哦。真怂。居然还要韩信提。”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班里十个人有九个知道刘邦喜欢韩信。每天偷偷摸摸往人家课桌里塞巧克力的就是他,而且一塞还是两年。害得韩信还以为是哪个暗恋他的小姑娘,最后幻想了好久的表白对象竟变成刘邦这个死gay。

“怎么了,谁提都是一样的,只要最后在一起不就行了。”

刘邦搂过韩信在人脸上吧唧口,韩信也没躲,只是从耳根开始有些泛红。李白表示自己简直想一巴掌呼死刘邦。

“喂,秀恩爱不带这样的。”

“没办法,信信这么好看我有点把持不住。”

李白很后悔自己当初怂恿韩信去告白。

本来刘邦打算去告白的,但每次见到韩信都开不出口。后来还是李白耐不住性子把这事告诉了韩信,韩信是个后知后觉一根筋的人,得知刘邦喜欢他后才意识到人家做的那些事原来是想追他。想想自己对他也不反感,还有些意思,于是就去告白了。

刘邦和张良是从小玩儿在一块的。和他们一起的还有隔壁宿舍的项羽,韩信跟项羽在同宿舍。但刘邦这人不知怎的好像和项羽八字不合一直吵架,有次吵得极其厉害,一见面就想打架的那种。不知是谁提了个馊主意,让刘邦半夜去项羽宿舍给他内裤上沾芥末酱。刘邦想这可以啊,辣死这个逼的。然后拖了不知所措的张良,乘他们宿舍吃宵夜的时候偷偷溜进去。刘邦不知道哪条内裤是项羽的,一看发现有条红的,想项羽这品味估计没差了。挤了些上去还不忘帮人抹抹开,就等着明天看项羽吃屎的表情。结果第二天韩信没来上课,据说是内裤被人涂了毒辣死在宿舍了。

韩信不知道这事,刘邦却吓得半死,生怕人家知道是他干的回头告白不成还要绝交,一连几周都不敢直视韩信。韩信不明白刘邦为什么躲着他,找他去网吧开黑都用“我爱学习学习使我快乐”这个借口推掉。有天李白突然跑来告诉他刘邦其实暗恋他很久了,估计人家是不好意思面对你。

这有啥不好意思的,大不了我去告白嘛。

韩信借了奶奶的黄历,挑了个好日子打算去告白,托张良告诉刘邦自己要见他。刘邦知道后吓得半死,以为是谁告诉韩信内裤下毒的事终于要来跟他绝交了。想想算了,大不了这个校园杠把子的身份我不要了,叫他祖宗也要把人留下来。一副大义凛然无所畏惧的模样去了约定地点。

一见到韩信刘邦忍不住咽了咽口水,噢我信信还是那么好看。就在快淹死在韩信美貌中时,韩信突然走进伸手抓住刘邦手腕子,吓得他浑身一颤。

“刘邦,有件事我不知道该说不该说。”

刘邦以为韩信要跟他提绝交的事,赶忙开口就是一句

“不该说!”

韩信整个人都是懵的。艹你ma的李白忽悠我。现在这个情况实在尴尬,自己抓着人家手还靠得那么近,而且刘邦比他高半个头,韩信得抬头才能看到他。

李白,要是他拒绝了,等我回去你就受死吧。

“那啥⋯刘邦⋯之前李白告诉我说你喜欢我,我想你好像的确对我挺好的,然后我特地翻了黄历说今天是个好日子我只是想告个白而已。”

那一瞬间,刘邦很想对李白说,等我和韩信结婚,我把我爸妈的位子让给你。




「数了一下百fo确定是惇云了!想试一下信徒惇×神父云,不过一切看缘分我可能只是想想」

刷了好久终于把灯姐觉醒了⋯怎么说也是我的第一个SSR啊!

「邦信」花

*ooc!!
*花店老板邦×小白领信
*设定是韩信的妈妈去世了,然后每天都会在街角的花店买一束康乃馨。
*题文无关

刘邦发现自上周以来每天都会有个扎着红马尾的男人来店里买一束康乃馨。而且还不买什么红的粉的,偏偏要买那白色的。刘邦猜测这花多半是给过世母亲的,但每天买一束未免也太过奢侈,况且那年轻人看起来也不像是什么富裕的人。

要是他连着来一个月就给他打八折好了。

刘邦给今早刚运来的玛格丽特浇水时这样想着。

自从母亲去世后韩信每天都会在街角的花店买一束白色的康乃馨。久而久之老板便认识了他,还答应今后买花都给他打八折。韩信并不富裕,每天一束花的支出其实有些吃力。刘邦一说要给他打折,韩信赶紧抓住人家手用一种宛若看救命恩人的眼神看着他。

“话说你每天一束花是给谁的?”

“我妈。”

“⋯送白的?”

“过世了。”

“哦⋯抱歉抱歉。”

刘邦差不多能猜到。不过这也真够孝顺的,换我我是不愿意。其实韩信并没有多孝顺,只是心里对母亲有点愧疚。他是单亲家庭,自己好不容易长大还没来得及赡养母亲人就走了,多少会觉得难受。

“对了,要吃巧克力吗?”

“巧克力?”

“嗯,单位里一个小姑娘送的。我不喜欢吃这个。”

“行啊。”

刘邦挺随便,送上门的东西哪能不收。接过拆了一块塞进嘴里,有点苦。他不常吃黑巧,酸甜辣都能接受,就是不喜欢苦味。咽下后随手将它放到一边的柜台上,韩信从篮子里取了花正准备离开。

“韩信!改天要不要一起吃个饭?”

韩信右手捧着花,左手架了脱下的西装外套,领带松松垮垮挂在颈上,红发在夕阳下映得格外显眼。

刘邦突然觉得好像有什么戳中了自己。

“你请客我就去。”

行。反正是我赚了。




韩信喜欢吃辣,这是刘邦请了他快有十次串串时发现的。他根本不点清底,每次端上来都是一锅红。后来刘邦说他再这么吃下去迟早要得痔疮,韩信才开始点鸳鸯锅。

然后他们不再只是约饭。偶尔一起健身,看场电影,帮刘邦的花浇浇水修剪修剪枝叶。

有次约完饭刘邦说我请你那么多次了,你也请我些什么呗。韩信想了想,拉他去了家小酒吧。那天他们俩都喝得很醉,结束后是怎么回去的都不知道。第二天韩信发现自己在刘邦家床上醒来,他头疼得厉害,唯一记住的就是刘邦好像吻了他。

床脚放着刘邦给他备好的干净衣服,床头的花瓶里插了束玛格丽特。



自那后刘邦再也没见过韩信。



突然有天,刘邦在修剪刚送来的勿忘我时看到了熟悉的身影。男人没要康乃馨,而是指了指摆在显眼位置的红玫瑰。

“有女朋友了?”

“嗯。”

“那个送你巧克力的?”

韩信没有回答。刘邦不喜欢苦的东西,有那么一瞬他觉得自己好像尝到了这辈子最苦的滋味。他在玫瑰里塞了几朵勿忘我,告诉韩信这是免费赠送的。待人走了些距离,刘邦突然开口叫住了他。

“喂韩信!结婚了别忘了我的请柬!”

“行,不会忘的。”




「昨晚突然睡着了发现今早就连不起来了⋯其实本来不是想这么写的⋯以及点文的话我周一再算一下?」

一回来发现竟然百fo了!感谢关注!

按照套路是不是要点文了?

吃邦信,蓝白,双兰,白狄,惇云,以及官方的几对cp,晚点可能会发一篇邦信